明星點滴丨《費雯·麗》⑤ | 重返熒幕 卻在生活瑣碎中與丈夫漸遠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青青草人体艺术网友自拍_青青草视频_青青草视频成年视频在緌观看

初三十三二十三,兩口子吃飯把門關。最近吃胖的小編又來給大傢報新聞啦。小編整理瞭半天,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。下面一起讓我們去吃瓜圍觀吧。

小靜十點人物志

領讀 | 小靜

今天我們繼續閱讀《費雯·麗》。昨天我們讀到費雯因為肺結核不得不停止演出,進行療養,但後續的檢查卻發現情況貌似不太妙,除瞭身體的不適,心理也有瞭些情緒的癥狀。

通過療養,費雯是否能重登舞臺繼續煥發生機呢?之後的生活又會帶來什麼影響呢?讓我們開始今天的閱讀吧。

得以復出

1946年5月,費雯得到醫生的許可,她被允許與奧利弗一起前往紐約。在那裡,老維克劇團演出瞭一個短期劇目。

他們當時抵達的情景被記者拉迪·哈裡斯記錄下來,並刊登在瞭當時的雜志《電影故事》上。據這位記者回憶說,費雯非常美麗動人,並且受到她的朋友們和電影制作公司的熱情歡迎。

雖然她的影迷們都確信她已完全康復,但在紐約與費雯接觸過的其他人卻說事實並非如此。

《亂世佳人》後,備受歡迎的古裝劇成為費雯的特長。1947年初,她簽約參演亞歷山大·柯達導演備受期待的翻拍電影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。

戰爭結束後,柯達渴望在海外重新制作他的電影,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是他在1948年開始籌備的最具野心和制作成本最高的電影。作為他吸引國際目光計劃的一部分,柯達組建瞭一支由歐洲著名電影人士組成的拍攝隊伍。

5月,費雯與設計師塞西爾·比頓一起前往巴黎。在為電影試穿服裝時,她接到瞭來自倫敦奧利弗的電話。他因為英國劇院做出的貢獻被提名國王壽辰授勛名單,並將受封為爵士。

費雯將終生享有“奧利弗夫人”的頭銜,但這一消息卻引發瞭費雯復雜的情緒。費雯為丈夫的名望感到驕傲,但又因為自己沒有入選丈夫所在劇院籌備的電影版本《哈姆雷特》的主演名單而感到憤慨。

過去,她和奧利弗都公開拒絕拍攝莎士比亞劇作,但《亨利五世》幫助奧利弗發掘瞭自己成為演員兼導演的雙棲藝術傢的潛力。

他態度的轉變影響瞭費雯的情緒。十年前,奧利弗對她扮演艾森諾城堡裡的奧菲莉婭充滿瞭敬佩之情。如今雖然她不再飾演女配角瞭,奧菲莉婭對她的演藝事業也沒什麼貢獻,但她仍然希望能與丈夫一起工作。

縫隙漸深

然而,她出演該角色的要求卻被拒絕瞭,因為公司的投資人認為。她的年紀無法勝任該角色,這一點讓她十分傷心。

當奧利弗最終選中17歲的簡·西蒙斯時,她失望的情緒進一步惡化,因為西蒙斯與年輕時的費雯長相驚人地相似。

西蒙斯以前從未嘗試過出演莎士比亞的戲劇,她當時最出名的銀幕表現是在大衛·利恩導演的電影《遠大前程》中出演年輕的艾絲黛拉。

1947年,奧利弗夫婦參與各自電影項目的同時,兩人接受瞭英國文化協會的邀請,擔任演員大使,並帶領老維克劇團參加瞭為期9個月的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巡演之旅。其目的就是為瞭建立友好關系,並將英國最好的劇院表演展現給地球另一端的人民。

奧利弗精心挑選瞭演員,計劃將這次巡演作為未來成立國傢劇院的嘗試。費雯很高興,終於能夠再次與她的丈夫一起工作瞭。

劇目包括《理查德三世》《九死一生》和理查德·佈林斯利·謝立丹的《醜聞學校》,前兩部用來展示他們的個人優勢,後一部用來突出他們多才多藝的演員們。

奧利弗夫婦1948年的澳大利亞巡回演出是一場盛大的文化活動,以至於在演出最後一幕結束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,都還深深影響著演員和觀眾們。

對許多人來說,親眼見到奧利弗是一生難遇的經歷。經過長達一個月的遠航,他們於1948年3月20日在珀斯首次公演。

那些有幸能去往帝苑劇院觀看《醜聞學校》晚間首演的人們,視其為一個盛大的正式場合,都穿著晚禮服和燕尾服,男士打著白色領帶。

悉尼有一對定於上午6點結婚的夫婦,為確保他們能在晚上8點趕到蒂沃利劇院看舞臺劇《理查德三世》而將婚禮宴會的時間縮短。

奧利弗夫婦預見到瞭影迷們的熱情,但他們還是被一些惱人的狂熱崇拜震驚瞭。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似乎是當時明星效應的一個縮影,在將他們奉為當代傳奇的過程中發揮瞭重要作用。

在這兩個南半球國傢中,他們不僅僅被認為是電影明星,而且還是“英國舞臺和銀幕上的第一紳士和淑女……是白馬王子和所有童話中的可愛公主”。

費雯對澳大利亞女性具有特別的吸引力:她被認為是集美麗、魅力、品位和禮儀於一身的典范。

從珀斯到霍巴特,該劇團在每個城市都表現得十分出色,費雯因其橫溢的才華和在《醜聞學校》以及《九死一生》中的精彩表現獲得瞭高度贊揚。

但到瞭6月份,奧利弗夫婦在緊湊的日程安排、以及媒介不懈的窮追猛打下開始顯露倦容。在墨爾本,兩個演員因為身體不適,都被迫讓他們的候補演員替他們上場幾天。

費雯公開承認自己感到精疲力竭,醫生命令她減少公開露面。奧利弗譴責這“令人震驚的事態”,說“這絕不能再發生瞭”。但無論他們怎麼懇求休息和放松,都沒法獲得一絲隱私。

報紙樂於在他們到達之前就開始報道這對夫妻的行蹤,迫使他們不得不經常匆忙改變行程計劃,隱瞞身份進行旅行。

不堪其擾

當劇團到達悉尼時,費雯絕望地告訴《悉尼先驅晨報》:“如果我們在這裡無法獲得安寧和平靜,我們將不得不返回塔斯馬尼亞,甚至達爾文。”

本來應該是一次待在沖浪者天堂的隱秘之旅,卻不得不中途縮短行程,就因為酒店附近充斥著四處徘徊,企圖一窺明星生活的影迷們。

該劇團於11月中旬回到英格蘭,巡演獲得瞭巨大成功,但也讓他們疲憊不堪。當被問及在可預見的未來是否有再次訪問的計劃時,費雯很快就駁斥瞭這個想法,稱社交日程表對她來說過於沉重。

“為什麼呢,因為除瞭劇院之外,我們幾乎看不到這個國傢的其他景色……這絕對不是休養度假。”

在個人層面上,澳大利亞之旅標志著奧利弗夫婦關系中的一個關鍵轉折點。他們愛情的傳奇已傢喻戶曉,但在光鮮亮麗的外表下,他們之間的裂縫已開始顯現。

特倫斯·摩根的妻子喬治娜·朱梅爾曾是費雯的候補演員,她回憶說,雖然這對夫婦在其他演員面前永遠表現出一副幸福積極的樣子,但在巡演結束時“他們之間有些東西冷卻瞭下來”。

的確,奧利弗後來寫道,他覺得他在澳大利亞失去瞭費雯。他們回來後不久,她就告訴他,她不再愛他瞭。她現在看到他更像是一個哥哥,而不是一個情人。

她解釋說,並不是因為第三者插足,因此沒有必要離婚。奧利弗很難理解或者完全難以相信,他和費雯的感情已經不再如初。

費雯一生都對奧利弗充滿瞭崇敬之情(她的醫生更為直截瞭當,將其稱為“病態的迷戀”),這使她絕情的坦白有點兒難以辨析。

從一開始,充滿激情的欲望一直是他們關系的支柱。現在,性吸引力已然降溫,奧利弗似乎對此毫無怨言,但費雯卻發現自己無所適從。

如果她的丈夫不能再滿足她的需求,她想並且最終也會在別處尋找實現的機會。然而與此同時,他們的婚姻對她來說也十分珍貴。

無論發生什麼事,她都相信他們之間的紐帶是堅不可摧的。畢竟,他們都不願意粉碎他們標志性浪漫情侶的形象,讓公眾幻滅。

在澳大利亞時,奧利弗收到瞭他將不再任職老維克劇團演員兼主管的解雇消息。盡管他曾取得過兩個演出季的成功並且擁有不可否認的威望,但董事會決定奧利弗隻能選擇做個舞臺劇或電影演員,或做個專職劇院主管,而不是魚和熊掌兼得。

奧利弗被激怒瞭,索性借此機會成瞭一名獨立演員兼導演,並專註於擴展費雯的舞臺生涯。

結語

今天,我們讀到費雯雖然得到醫生的許可重返舞臺,但太過頻繁的打擾以及旅途的勞累使她特別疲憊,依舊沒能完全恢復其最好狀態。

與此同時,費雯與奧利弗間也縫隙漸深,喪失瞭些之前猛烈的激情,在這樣的狀態下費雯是否能夠調節好心態控制住情緒呢?讓我們期待明天的閱讀吧。

欲要知曉更多《《費雯·麗》⑤ | 重返熒幕 卻在生活瑣碎中與丈夫漸遠》的更多資訊,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,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。

本文來源:娛樂 責任編輯:佚名